the good, the bad and the nic

昨日的我 felt like shit。

before outing

原因之一是,我写erp-demo的时候,有点卡壳,给Vue顺毛的战线拉得太长,导致我忘记了前面的内容。

hmm.. slot-scope? 啊,已废除,换成 v-slot,我记得我以前用过,但是怎么用来着?

或许是我看文档水平太菜,我越看越觉得 Vue 整个玩意儿啰嗦且复杂。是,文档语调很亲和,但它的表达让我读的磕磕巴巴。

也因为今天唯一进肚的食物——一碗 oat meal + pb ——即将消耗殆尽,我进入狂躁状态,阳台我爸养的鸟也配合我的心情,开始放肆叫唤。我的双眼疲惫,视线盯着chrome tab栏,压抑用力摔门的冲动。

理智一:你是不是饿啦?还记得以前,平时很温和的 Peyton(一个6岁小男孩)一旦饿了就会变得非常 grumpy,但他自己没办法意识到这点哦。不要想太多,先去吃点东西吧。
>血糖和胰岛素水平摇摇欲坠,有人会感到头晕、流汗、难以集中精神。

理智不愧是理智,把我说动了。我爬到厨房弄了点吃的,心情稍微平静了一些。吃完饭,炉石还吃了回鸡(金小瞎眼+铜须+金小黄+食尸鬼),到出门见汪汪的时间了。

outing

坐在公交车上,脑海里的负面声音又出现了。

“我这样不行” “学不动了,我好累” “现在环境好差,比我强的人都找不到合适工作哩” “我一直在浪费时间” “我是不是该放弃自学,是不是笨”

理智二:先转移一下注意力吧,在音乐里放松一下,先不要想太多。就这样,全身心放在音乐,偶尔看看窗外天空。

我现在还记得,准备到站的时候,正好播到 Thom Yorke 的 Unmade,我整个人都,可以说是“升华”吗?总之听呆了。我知道他只是个娶了嫩模的凡人摇滚乐手,但在这首歌的演绎里,抛开他的和我的一切背景,他几乎是以神的高度播撒这段音乐,空灵,悠扬,深邃,迷人……
此情此景在此时此刻带来的冲击可能再难以重现。

音乐真好啊。

Seeing Jane

她和平时一样可爱,穿着小狮子T恤。看到她,我有一点犹豫,要不要提起今天的糟糕心情。后来,在去买甜筒的路上我简单说了,但应该是以一种较轻松地方式告诉她。

大概是这样说的:
我今天不太开心,因为写demo卡壳,也把以前的旧知识点忘了不少,加上鸟不识好歹地很讨厌地叫,所以心情很烦躁。

我不想像以前那样闷着,用自己的坏情绪为难她和我。

神奇的是,以简单的方式叙述糟糕情绪效果居然不错。假如用自以为的感知方式去表达,即,“我觉得我菜得一逼还不如早早放弃”,也许会让气氛更沉重,让自己的心情——无论是轻度不开心还是非常不开心——变得非常不开心,因为描述的方式的不同,是这件事造成的影响改变了许多。

之后的时间,在她的陪伴下,以一种相对轻快的方式度过。我们愉快地到麦当劳甜品站排队,讨论这讨论那。拿到甜筒,我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口,但发现她在拍“双人手持甜筒照”。拍完后我说,我们来自拍吧。

老样子,我的脸只出镜半边。她忽然问我记得不记得我们在N年前的成都火车站,也拍了张照,同样吃的是海盐冰淇淋,我也同样带着渔夫帽。我说,有点印象!

在她扒拉了一通手机相册以及网盘相册之后,终于找到了这张不可思议的照片:我们确实,在4四年前的成都东站,吃着一样的蓝色海盐冰淇淋,我带着渔夫帽,彼此笑得傻乎乎。

也,确实和这个人经过了经历了许多啊。

总之

表达是非常重要的,即使是坏情绪,不对,就因为是坏情绪所以更需要倒垃圾。而且,用较为轻快的方法表达,对我来说确实减轻了一部分烦恼。

心情不好了,看看小狗与美食能不能帮助自己,小狗负责捡垃圾,美食负责升糖,产生幸福的。

参考

  1. 饿肚子的时候,身体在发生什么?——丁香医生
Load Disqus Comments…